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关闭

FX168财经网>肖立晟>正文

肖立晟:货币政策是稳健还是“宽松”?

ag亚游直营 www.lzskujqg.cn 文 / Cherry来源:FX168财经网

廣告
廣告

利率、准备金率以及公开市场操作是央行惯常采用的调节经济的手段。2018年央行在稳健货币政策预期管理的同时,通过四次降准,向市场传递了偏松的货币政策基调。从短端利率水平来看,R007半年度平均水平,2018年年末较2017年同期下行73bp2.75%,DR007下降27bp2.61%?;醣艺叽印凹邸钡慕嵌裙鄄?确实达到了宽松的效果。如果说货币政策的重心是支持实体经济,那么市场利率下调倾向于解决“融资贵”的问题。而“融资难”则旨在考量宽松货币政策对“量”的释放。诚然,“融资难”有多方面的原因,如民企及小微企业融资条件天然与间接融资的本质属性难以匹配,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等。但相较于同样实施连续降准的2015年来看,市场普遍对货币政策是否宽松,持模棱两可的态度。年初,易纲行长在对人民银行实施货币政策的阐述中指出,我们的货币政策还没有完全从对“量”的调节转向对“价”的调控,因而需要保证“价”在合理区间波动的同时,重视“量”的合理充裕。由此,我们有必要从“量”的角度,把握2018年货币政策的总基调,这也有助于我们对2019年货币政策形成合理预期。

自央行创设MLF、SLF、SLO、PSL、CRA等货币政策工具以来,央行货币投放更具灵活性。对货币投放量的判断由此也不能再局限于对传统工具的测算。虽然公开市场逆回购、MLF等工具与降准的资金在运用期限上有所不同,但从商业银行的角度看,可用资金总量终究是一个综合考量。更为广泛的,我们在判断货币政策宽松与否时,应综合考虑货币乘数、货币需求等因素。若货币乘数较高,即使货币投放的规模不大,同样可以达到扩张货币供给的目的。相同的,若货币需求下滑较快,小规模的货币投放,相对于较低的货币需求,货币政策的效果依然是宽松的。

为更直观的探讨2018年连续降准的货币宽松效应,我们需要选择一个参照年份。即同样采用了连续降准措施,且与2018年相似,又都同时运用了MLF、SLF、SLO、PSL等货币操作工具。符合以上条件的即2015年。其背景是2013年金融条件收紧,经济增速出现快速下滑,由2013年一季度的7.9%,连续下滑至2015年四季度的6.8%。由此央行转为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连续降准5次。其中,24日降准释放资金总量约6000亿。419日降准释放资金总量约1.2万亿。627日释放资金总量约7000亿。825日降准释放资金总量约6000亿。1023日降准释放资金总量约6000亿??硭傻幕醣艺?为经济阶段性探底创造了条件,如果我们将2015年的货币政策定义为宽松,那么2018年类比来看,则难言宽松的货币政策。

1:2015年与2018年货币投放对比

对比数据显示,首先,虽然2015外汇占款规模下降幅度较大,但央行通过其他货币投放渠道进行了相应的对冲。而2018年的四次降准中,除4月的降准是为了对冲资管新规落地的影响外,其余三次降准前后一周,央行均通过停做逆回购大幅回笼了流动性。其次,2015年货币乘数增长较快,货币创造能力强于2018年,货币总供给仍保持了较高速的增长。第三,2015年贷款需求下滑速度大幅快于2018年,即在货币需求不足的情况下,投放了相对更大规模的流动性。相比之下,2018年的货币投放更显谨慎。此处需要说明三点,一是2018年的四季度的超储率仍未公布,因此,计算中采用了三季度的超储率。根据我们对超储率的预测,四季度超储率大概率将高于三季度。二是在计算中并未将2019年年初的“全面降准”计入。一方面因为此次“全面降准”实施于20191月,不应计入2018年的货币投放。另一方面则是首先,央行公布此次降准当周已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5700亿。其次,从近五年历年年初1月、2M0的变化看,春节取现短期内年均抽离流动性在1.5万亿左右。第三,央行此次降准的条件是不再续作一季度到期MLF,一季度到期MLF总量在1.2万亿左右。第四,1月是常规的缴税大月,今年1月的缴税因有18年延迟缴税效应,可能缴税规模将超出历年平均水平。综上,2019年年初的“全面降准”,从货币投放角度看,并未对货币投放产生净贡献,甚至有净回笼的效果。因此,不将此次“全面降准”计入,不会影响结论。三是2018年年初,央行曾运用CRA临时投放货币,但使用期限仅30天,30天后随即回笼。因此,不再计入货币净投放。

综上,仅从货币投放“量”的角度,通过对2015年及2018年央行各项操作的综合对比,我们认为央行实质上实施的仍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而仅在预期管理上更为“偏松”。我们认为2019年,若经济没有超预期下滑风险(低于6%增速的下滑风险),央行将继续维持2018年的操作模式,货币供给M2将继续平衡于“经济增速+通胀增速”的水平。若经济出现超预期下滑,央行则可能采取扩张货币供给的策略,M2增速可能再次提升至双位数增长??悸缘叫庞媒羲醵曰醣夜└挠跋?央行在经济下滑风险加大之时可能采取调降基准利率等强信号措施,以刺激货币需求的扩张,进而带动信用创造。

由此再做一步引申,央行目前的实质稳健货币政策同时也表明,央行仍有“价”和“量”两方面、多品种的工具可做备选,完全没有必要通过一级市场购入国债实施所谓的“QE”操作。而且央行要在一级市场购入国债还要考虑三个关键问题,一是对1995年通过的中国人民银行法进行修改,其中明确规定不允许央行在一级市场购入国债。90年代初央行直接购入国债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办法,是为了解决中央财政收入严重不足的问题。分税制改革之后,此问题已得到了根本解决。二是若央行以国债为锚,在预算软约束之下,有被财政绑架的风险。三是目前我们与美国不同,美国资本市场定价以国债收益率作为基准,这需具备两个基本条件:1.国债存量规模较大,便于实现大规模交易。2.则是在大规模交易的基础上形成合理的国债期限结构。而我国目前融资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这就导致需要以货币投放利率为基准,即逆回购+MLF利率为基准。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提出要建立完善的国债收益率期限结构,这也是直接融资市场发展的必要条件。因此,提出央行与国债的更多结合应该涉及的是二级市场的操作。

作者:

      袁野,太平洋证券宏观分析师。

2019-02-11

肖立晟,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太平洋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